稿 新媒体 数字报

航空工业西飞杨莉的幸福微语

分享到:

中国航空报讯:幸福是什么?也许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同。要说我的幸福,就要从那一年讲起。2000年,作为新世纪的第一代大学生,我考上了一所航空院校,在那里完成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,为我的理想插上了翅膀。从上大学的第一天起,“西飞”——这个中国最大的飞机设计、制造、试飞基地一直是我梦想的地方。我那时的心愿是大学毕业后一定要迈入这个心仪已久的大公司,建大飞机、干大事业,成为一个真正的航空人。

幸福起航。2004年我终于如愿进入航空工业西飞。阎良,这个安静美丽的小镇,远离大城市的喧嚣,生活规律、安逸、稳定,这里的人单纯而质朴,这是我所向往的生活。刚来时,我们住的宿舍是单位给分的,就在厂子门口。那是一栋上世纪50年代的老房子,公共的卫生间,公共的水房,木头的楼梯扶手,掉皮发黑的墙壁,简陋的家具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2008年西飞单身公寓建成,是一栋现代化的公寓。从此再也不用挤水房,不用打开水,还有地方放东西。单位还给配备了电视机、台灯、床单、被罩……那时候的幸福就是业余的文化生活不再只是打球和闲聊了!

吃饭是单身青年们最头痛的事。最初那几年,西飞没有食堂,单身们的伙食也是这混一顿,那 b68 混一顿。记得最清楚的是,早上在二区的大松树下,每天都有上百人站在那里狼吞虎咽地把饭吃完,那时候的幸福就是能安静地坐下吃一顿舒服的早餐。后来,单身食堂营业,再也不用站在路口吃饭,从单一到丰富,主食、菜品种类繁多。

阎良,最壮观的情景应该是西飞上下班的时候。每天喇叭一响,门一开,一万多人从厂里骑自行车出来,那场面确实挺壮观的。经常会看见,外地出差的人,在那里拍照,我想他们应该没见过这种场面吧。自行车是最便捷的交通工具,在这里开车都比不上骑自行车快。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越来越多的人买了汽车。曾经有一个段子这样说:“阎良人最大的休闲娱乐是什么?回答:‘逛省城,逛省城,逛省城’。”虽然是个笑话,但是也充分写照了现在西飞人的生活状态。那时候的幸福就是周末到西安逛一逛。

初来乍到的时候,每天的娱乐活动特别的少。不是去打会儿篮球,就是约几个单身好友聊上一会,那时候没有电视、电脑,生活很枯燥。慢慢的,西飞体育场建好了,更多的地方可以去运动。现在每天晚上在体育场里走路的人非常多,不同年龄、不同工作的人们在那里挥舞着拍子,挥洒着汗水。西飞广场,孩子们在那里玩滑轮、“钓鱼”,老人们在舞太极、跳秧歌,半大孩子的街舞跳得风风火火,到处是欢声笑语。人们在追求物质生活的同时去享受着精神世界。那时候的幸福就是邀上好友去打一场球,带着孩子滑滑轮。

那几年,新分来的大学生都要在基层先实习。在西飞,基层就是制造飞机零件的单位。工艺室是一个单位主管技术的科室,刚来的时候办公室除了几个快退休的老师父,基本上就是年轻人,主任也不过30岁。大家有着共同的话题,共同的爱好。每年都会分来几个大学生,工艺室的队伍也越来越庞大了。我在基层工作了五年,那几年应该是成长最快的时候,参与几个新型机种的研制,每一项自己主管的零件都跟产。参与了国家级课题的研究,通宵达旦地做试验,这一切使我受益匪浅。后来我调到了机关工作,到了新的环境,新的工作,一切又要从头学习。学习可以使人更新知识,头脑清醒,可以使人奋进,在西飞这个大家庭里,可以学习的东西很多。作为西飞的技术人员,那时候的幸福就是不断地学习、不断地充实自己,希望能给中国的航空事业添砖加瓦!现在科技日新月异,每天都有新技术横空出世,这些年,我先后参加了些知识培训,不断进步,又为自己的理想增加了能量。

吃 16d0 、穿、住、行是我们生活中的几大要素,这几年,“穿”这个字眼在西飞有了更多的体验,我们的冬装温暖、秋装庄严、夏装清爽,在西安繁华的大街上,穿着我们自己的工装,我们感到了作为航空人的骄傲和自豪。我们是航空人,真让人羡慕!这时的幸福就是因为这身打扮,让人们知道:我是一个航空人!

幸福是种感受,但这种感受可以让你满怀激情,让生活充满乐趣,让日子变得如诗如歌;让心情每天如鲜花般绽放,让每天都会升起新的向往。

西飞,我入职的地方,先进的生产制造技术、信息化工程、精密的设备、尖端的技术使西飞的加工生产能力越来越强。厂房宽阔,设备轰响,员工也在不断接受国际最新的管理理念,“航空报国、航空强国”的初心使命激励着西飞人奔向理想奔向幸福!这时候的幸福就是“西飞是我家,爱她建设她”。

责任编辑:助理编辑 白雪

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

用户登录

用户注册

用 户 名:

3-16字,可由中文,字母,数字及”_”组成

密 码:

字符长度在6到16个字符之间

确认密码:
邮 箱:
验 证 码:
换一张?
0